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艺术家 > 梅凯书画作品赏析,王启轩书画作品赏析

梅凯书画作品赏析,王启轩书画作品赏析

文章作者:艺术家 上传时间:2019-12-15

我一直认同,一个真正的艺术大家,不光要在艺术上表现出让人垂涎的才华,其为人的厚重品格也是其重要的积淀。与沙老师认识已有多年,说起来很是有缘。之前多次在朋友处听闻,却未得见其人。后得与相识,确又成为忘年交,拜称为沙兄。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友不贵多,得一人,可胜百人;友不论久,得一日,可喻千古;友不择时,得一缘,可益一世.

  画家梅凯,专业勤勉,时代大潮中磨砺,数十年丹青历程,卓著的成绩,证实中国画家是这样练成的。

图片 1

    沙正鑫的山水画线条流畅,既有扎实的传统绘画工底,又有自己独特的创作手法。再者,如今在中国画坛中能兼及书、画、印的确实不多,而沙正鑫的篆刻、书法都得过全国大奖。可沙兄依然好客交友,没有一点架子,每次相聚,都会自己下橱,把酒言谈。他那忠厚朴实的性格,从他的每幅绘画作品中也反映出来。看画如见人,人正气画正。老沙画的山水都带有古意,也是通俗的文人画。从画中反映老沙对艺术的严紧,而又不居紧匡线有开拓有创意,实属是艺术的学者!

  勤勉,是态度、行动,更是境界。梅凯对中西绘画的认知,体现勤勉的广度;创作时中西技法的交汇应用,体现勤勉的深度。认知和技法又开启了画体的多样:油画、版画、中国画、连环画,直至工艺创意、广告设计、环艺规划全方位的美术实践也形成了画家的大美术观。

         王启轩,幼承庭训,自幼酷爱书法,对楷书情有独钟,专注楷法几十年,先后临习《多宝塔》《玄秘塔碑》《兰亭集序》钟王小楷及大量名家墨迹,渐入八法门径,使得书法有了扎实的基本功。1995年拜国学大师启功先生为师,眼界大开,艺术造诣突飞猛进,取舍之间尽得书法之精髓,翌年结业于中国书法协会培训中心研修班和首师大第六届书法硕士研究生课程班。启轩深知书法创作要得到社会大众的认可,对经典对读者,要认认真真,古代优秀碑贴是中国艺术历史长河中的法宝,每每临写总是临深履薄油然而生崇敬之情,敬畏,勤奋和悟性;风格的形成是对文化修养的积累和认真钻研的结果,创新是艺术的灵魂,喜欢新的东西,一定是从过去中走出来的,注重结体,注重笔法,由秀美而趋向雄强,由清秀而变厚重,独具个性,书法是书家思想意识,品德修养和创作理念的直接体现,书乃心画,启轩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艺术大展广受藏家最捧。

    沙老师为人心胸宽广,对艺术的见解独到、锐利。每次交谈,都能受益匪浅。他不但绘事能做到自成一家,还不断想出新点子,策划了很多有影响力的展览。尽管他经常一再推脱,想把精力到放到绘画上来,但还是经常被聘请为评委和展览总策划。

  与大众同行,与时代同步,全身心贴近现实,梅凯以大美术观拓宽中国画,画体:人物、山水、花卉、翎毛,可分可合。画题:托兴于古,寄情于今,不薄古人爱今人。汉唐人物、古诗古韵、当代风彩、新风民俗尽入图中。以有为有、以吟为吟、以画为画、情真意切。画体可以不分、画题可以相合;广博不必与专精对立,画题与画体可以交相辉映,直指画境。

《半月谈》杂志主编王京忠

    美是心灵沉醉于高贵情感的状态。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只有在获得蔑视王冠与财富那样的心灵自由后,美,才能真正呈现。而艺术则是感应美的一种语言形式。因此,一切急功近利应景式的、假大空的作品,即使题材很大,画面复杂,有时还很能符合现实政治利益实用主义的需要,吹捧声又震耳欲聋,但毕竟缺乏艺术内在的生命力。自然天成的作品,才是令人豁然开朗的最高境界。他认为,中国画的创作理念可以大致分为两类,即“以心造境”和“因境写心”,两者偏重不同,但又殊途同归。前者是以不变的创作风格去改造所有的对象,即按照自己作品类型的需要,进行素材的取舍,这类作品更加自我,在形式上似乎更加自由,也更容易形成某种固定的程式而被视为一个画家的风格。他将自己归于后一类画家,追求师法自然,讲求“外师造化,内得心源”,在遵从自然法度的前提下表达自己的情感与追求。从技法上看,这类画家更注重传统的继承,并追求在传统的范畴内进行创新。他始终坚持艺术的发展自有其内在的发展规律,比如从写实到抽象的发展固然表现为一种升华,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抽象画就一定比具象画作品更高级,相反,每一个阶段都有其不同的高度,都有其各自不同的尺度与标准并形成一座座高峰。一个画家,能在此基础上有所突破,则意味着创新,一个人的一生能在某一个方面做出自己的一点点贡献就非常了不起。我们在一起,经常交谈关于传统与创新的问题。他说传统问题是一个永恒的谈资,但又是一个永无止境、生生不息的谈资。其实,它何止是谈资。传统之于画作,可能是一种风格;传统之于画家,可能是一种行为;传统之于时代,可能是一种文化。从当下中国画的创作考察,这个永恒的问题可能被你问到了现状的痛疾。正是因为当下对司空见惯问题的麻木,重新提及才更有意义。传统是有时代性的。传统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过去有首诗叫:“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传统就是这样。

  画,可以这样画,也可以那样画。画,可以这样看,也可以那样看。作品从构想到完成,从完成到与观者晤面,要经历一个过程,甚至多个过程才有完成的可能。山高月小是视角差,谨毛失貌是认知差,以心写心,或许是删除偏颇的途径。笃信和诚直培训画者,也培训观画者,急不得,慢不得,时间永远不会忘记它的布施责任。

二0一二年十二月于新华社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梅凯书画作品赏析,王启轩书画作品赏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