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艺术家 > 对俄罗斯艺术再认识,在现代艺术中

对俄罗斯艺术再认识,在现代艺术中

文章作者:艺术家 上传时间:2019-12-03

张大千无疑是今年春拍最耀眼的明星,他的晚年作品《爱痕湖》在中国嘉德的春拍中成交破亿,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继去年秋拍齐白石《可惜无声》册页以9520万元创造天价后的新纪录。正如本期“春拍盘点”中嘉德书画部总经理郭彤所说的,去年秋拍齐白石大出风头,今年春拍张大千再创新高,可以说两人各有渊源,但都有代表性。据记者观察,这种代表性来自他们的大师身份,更来自市场对大师的再认识。

经过长达一年半的筹备,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藏品展和尼古拉菲钦油画巡展 12月6日在北京大都美术馆开幕。大都美术馆馆长靳尚谊谈到展览引进缘起称: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艺术界和艺术爱好者对俄罗斯油画始终怀有特殊的感情。而这两场展览,一个全面呈现了俄罗斯油画的百年历程,一个推出被历史遗忘但对俄罗斯艺术影响深远的菲钦,在重温俄罗斯艺术的同时,也开启了对俄罗斯艺术再认识的新篇章。纠正国人对俄罗斯油画理解偏差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藏品展精选了马利亚温的《读书》、科林的《库克雷尼克赛的肖像》、卡萨特金的《女矿工》、涅斯捷罗夫的《瓦斯涅佐夫肖像》、 波普科夫的《回忆,寡妇们》等56件作品,这些作品的创作年代正逢俄国社会大变革时期,也是俄罗斯油画发展最繁荣和多变的时期。这近百年是俄罗斯油画进行多样化深入探索、形成自己民族风格的重要阶段,有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的艺术家代表作。中国有许多喜欢和懂得俄罗斯艺术的人,对于这点我们非常欣慰。 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总负责人果洛德科娃塔基杨娜表示,此展不仅是为懂得俄罗斯艺术的专家们准备的,更是为中国广大民众准备的,这为他们选择画作时提供了参考。对于俄罗斯绘画,包括苏联时期的俄罗斯绘画,人们往往理解不够全面,原因在于对俄罗斯近百年来的绘画历程的介绍不够客观。所以有一种误解,认为苏联艺术都是表现重大题材的,其实不然。苏联艺术里有相当部分非常讲究情感的表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介绍,这些展出的画作对观众全面了解俄罗斯绘画有很大帮助,既可以看到绘画中的人文主义、人道主义,又有对现实的关注,尤其是对艺术语言的变革和表现力的重视。这次画展的精华就在于更强调形式语言和题材内容之间的结合。 邵大箴说。据了解,本次展览是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藏品展中国之行的第一站,其后将会在全山石艺术中心、中华艺术宫、山东美术馆巡展。尼古拉菲钦,上帝派来的艺术家在俄罗斯油画中,菲钦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的艺术风格也影响了中国很多画家和艺术爱好者。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菲钦的一批石版画素描在我国出版后,那些形象生动、风格独特的人物素描,在我国美术界特别是艺术院校中广为流传,引起极大的关注。与那时惯常看到的素描作品不同,令人耳目一新。但长期以来人们对菲钦的油画艺术却知之甚少,又由于他特殊的生活经历,更不易看到原作。大都美术馆副馆长张祖英介绍,菲钦留世的作品很少,本次展示的菲钦油画是他1923年出国前创作的,属于其艺术高峰期的作品,现由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国家美术馆珍藏。这也是该作品第一次到俄罗斯境外展出。艺术家全山石表示,在群星灿烂的俄罗斯油画界中,一生坎坷的菲钦常常被人遗忘,但毫无疑问的是,拭去历史的风尘,更显示出其作品坚实的质地和永久的生命力。我们引进这个展览,旨在通过观摩菲钦的油画原作,直接感受画家的艺术探索和创新精神,从中学习和领悟菲钦油画本体语言的自如运用和个性表现。同时,充分感受菲钦作品中体现的人本主义和俄罗斯现实主义美学传统这些思想和传统是艺术生命力得以延续和永恒的坚实基础。 全山石说。

图片 1

图片 2

编辑:孙毅

徐悲鸿

收藏轶事:齐白石送毛泽东错字对联艺术新闻

关于徐悲鸿的著述和研究可谓汗牛充栋,但在各种盛誉中,也不时有着质疑的声音。近日,牛津大学荣休院士迈克尔苏立文关于徐悲鸿作品几乎仅仅止于合格而已的一番评论就成为媒体热点。

 

8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研究院牵头徐悲鸿纪念馆、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等多家机构举办了全球化与民族化:21世纪的徐悲鸿研究及中国美术发展的学术研讨会,国内外50余位专家学者利用三天时间集中从各个角度论述了他们对徐悲鸿研究的最新成果。如何再认识徐悲鸿,众学者给出的答案也许可以让普通人对这位大师获得更为全面的了解。

  张大千、齐白石是大师,可谓路人皆知,许多素来不关心美术史、更不关心艺术收藏与拍卖的人都知道这两个响当当的名字,似乎已经超出了美术史专门知识的范畴。即便如此,艺术市场对这些大师,尤其是对他们的身价,却还是有一个再认识的过程。

时代背景与个人选择

 

徐悲鸿,这位几乎尽人皆知的现代艺术大师缘何争议不断?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分析说,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出现了模仿西方现代艺术的热潮,对徐悲鸿倡导的写实主义绘画教学体系进行质疑和反思,但写实主义在中国美术界仍然占据主流地位;90年代以来,中国美术界出现了回归民族传统的潮流,甚至排斥对西方绘画的学习和借鉴,徐悲鸿倡导的写实主义绘画教学体系再次受到质疑。

  以张大千为例,对他的再认识,就包含着几个层面:如前不久在本报举办的一次高尔夫论坛上,身为央视鉴宝栏目专家的蔡国声就当场表示,张大千《爱痕湖》的天价成交,纠正了他因后半生漂泊海外并在晚年定居台湾而在历史上受到的隐形的歧视。这一点也许在今天的藏家中早已不是问题,却也说明了市场的再认识,首先有一个超越历史上一时的是非恩怨的去意识形态化的过程。其次,如郭彤、董国强两位专家所分析的,这次张大千的新一轮行情伴随着对他晚年的泼墨、泼彩作品的再认识。在内地买家身上更明显,因为那些作品早就获得了港台、海外买家的垂青。可见市场的再认识,其更深的层次是对大师的美术史价值的重新发现。而《爱痕湖》的破亿成交,印证了内地买家的神速进步,又说明市场的再认识,还伴随着如何以全球的眼光重新认识自己熟悉的大师,也就是要经历一个国际化的过程。

关于中国画的改良,维新变法的代表人物康有为推崇郎世宁式的中西合璧的绘画,创办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的蔡元培也希望中国画家采用西方绘画的写实技法,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陈独秀则认为改良中国画断不能采用洋画写实的精神。王镛认为,徐悲鸿改良中国画的理论与实践正是在近代西方绘画传入中国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今天我们研究和评价徐悲鸿改良中国画的历史贡献与当代意义,也应该放在中国主动吸收西方绘画的影响的历史背景下来考察。也正是在西学东渐的时代潮流中,徐悲鸿成为倡导输入西方写实主义改良中国画的一代宗师。徐悲鸿留学欧洲,选择了写实主义,不仅是他个人的选择,而且是时代的选择,符合中国五四时期提倡的科学与民主精神。

 

在《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看来,徐悲鸿的知识结构和审美心理不只着眼于西方文化和欧洲美术,他比他的后继者具备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和素养。因此,他这个中国画的革新者写实主义美术的倡导者还带有比他的后来者更为浓厚的传统文化色彩和民族审美心理,所以徐悲鸿苦心孤诣地倡扬写实主义,是由文化人格决定的富有意味的选择。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俄罗斯艺术再认识,在现代艺术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