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艺术家 > 西行日记

西行日记

文章作者:艺术家 上传时间:2019-11-18

又回到了喀布尔,和马扎里相比,这里虽然很热,但好多了,毕竟是1800米的高原,下午就凉快了。

图片 1

图片 2

中午和当地朋友郝帅吃完饭,就画了宾馆对面的山,这是喀布尔特有的景观,在山上全是小房子,有点像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僧房,一个紧挨着一个,山下常常看见小孩用桶提水或老人赶着毛驴拉水,生活异常艰难!

早晨起来等郝帅,先画了一张窗前的街景,是一家健美中心和汽修厂。

天气越来越热了,已经到了最热的时候了。

下午四点就去了喀布尔大学的孔子学院,其实正在修建,三层楼,造价一亿多,听说很多材料都是从中国辗转运过来的,三位中国老师我阿富汗的几个老师。赵院长和另外两个老师到门口接我们,见到中国人真高兴!给我们跑中国茶,吃阿富汗餐,讲最近的新闻,说昨天一辆大巴去贾拉拉巴德的路上被劫持了,有三十五位大学老师成了人质,今天还没有任何消息!

今天是星期四,是穆斯林的周末,星期五是礼拜日。所以郝帅带我去了几个博物馆都关门,没办法,包了一个出租车,他说喀布尔旁边6.70公里处有一个湖,很美,或者有一个清真寺,很漂亮。我说这些都见多了,我们去山上看看吧,看看老房子,看看他们的生活。转到山后有上山的崎岖小道,发现了一个皇帝的古堡,有二百多年,还有一个坦克废墟,堆了一些坦克,可郝帅说这里都没啦,以前很多,慢慢都卖给巴基斯坦啦!上山的路越来越险,这破出租司机没有丝毫畏惧,多大的坎都敢过,多险的路都敢走,一直上到山顶。顶上有兵营,有士兵值班,征得同意,我们上了景观台。这是山的绝顶处,上面有两台老炮,是一百多年前的,我想这就像清朝的炮台,是抗英的吧,没想到出租司机说这是报时的,只在中午十二点放。

上午郝帅说要带我们去博物馆,要八点出发,我们就八点在楼下等,我就画画,风景挡住了就画人,直到画完四张,郝帅才来。我之后发了微信说喀布尔的街头画家。开始是一个人看,后来三人,五人,最后围得已经没有光线了,据小马说街对面的人都跑过来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西行日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