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艺术家 > 书法有名气的人严必乾的墨香人生,书法有名的

书法有名气的人严必乾的墨香人生,书法有名的

文章作者:艺术家 上传时间:2019-11-12

        他不是学贯古今的文豪,也不是一字万金的大家,但痴迷书法,已成为他生活里重要的部分。他的书法作品自然、流畅,仿佛是跳跃的音符,舞动的图画,笔墨间流露着对艺术的思索,对生活的感悟。今天我们就去认识一下灌南县市民严必乾的墨香人生。
记者昨天来到严必乾的家,一阵墨香扑面而来,他正在进门的客厅里伏案练字,客厅里陈设极其简单,一张大方桌、一台砚、一堆毛笔、一叠宣纸就是他平时用的最多的东西,客厅的墙壁上挂满了他创作的书法作品。今年47岁的严必乾从小就喜爱书法,当时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笔墨对他来说更是奢侈品。

上海时时乐 1

王小娥是个本分人,过惯了平淡日子,自从丈夫李大海当了书法家协会主席,她总觉得日子过得不踏实,这个月大海更是天天不着家,六岁的小儿子冬冬成天嚷着要爸爸。


2月25日讯2月20日,刚出农历年。上午10时,我们在岳塘区宝塔路上一间茶楼里,见到了刘振涛老师。当天,他头带一顶黑色毡帽,身穿羽绒棉袄,坐在茶楼侧厅的火炉前等候我们。他看到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什么成绩呀!”可就是眼前这位谦和的老人,一个月前才在北京举办了一场个人诗词书法艺术展。

想到冬冬,王小娥忽然意识到,冬冬这会儿怎么这么消停,放下手里的菜叶子喊了几声,不见答应,跑到客厅一看,积木撒了一地,冬冬早不在那儿了。王小娥皱起了眉头,这熊孩子,准是又跑他爸书房去了。

上海时时乐 2

“在北京展出那几天,人山人海,大家都围着刘老师要同他合影,他忙得不亦乐乎。”刘振涛的徒弟肖习强说。在北京书画频道美术馆举行的刘振涛诗词书法艺术展上,中国书协副主席刘洪彪现场给媒体讲评刘振涛作品,越评兴致越高,他说:“这位82岁的老先生的字如此富有生机,其作品生命之旺盛实在令人敬佩。”

王小娥对李大海现在的生活感到厌烦,也就不想让冬冬学他爸,可是娃娃大概天生爱涂抹,一不留神他就跑到书房里乱写乱画,洒得墨汁到处都是,每回都要收拾老半天。

严必乾

上海时时乐,谈起这次作品展,刘振涛脸上充满了喜悦。这位朴实、谦和的耄耋老人,是如何一步步走上书法道路,进而取得骄人成绩的呢?

王小娥打开书房门的时候,冬冬正照着墙上的一幅字在那儿画呢,见母亲进来了,忙丢下笔往出跑,跑到王小娥跟前的时候还做了个鬼脸。王小娥走到桌前,见那幅字已经写完了,刚才冬冬是在那儿描不满意的地方呢,仔细看去,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字里,倒有一半是错的,“真”字少了一横,“假”字倒多了一横,不禁莞尔一笑。她想着要做饭,也就没收拾。

        古语说,“字如其人”,一个人写的字就代表着他的性格和人品,在以前的那个年代,写得一手好字很重要。从小学到中学,他写的字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好。中学期间,一次乡里举办的书法展让还是学生的严必乾在乡里名气大增。
        对于农村的孩子要想在书法的道路上有所发展是非常难的,初三那年,严必乾迎来了新的机遇。原县教师进修学校要在全县范围内招收美术师资班,严必乾以过硬的书法作品被择优录取,也给他的人生带来了转变。
        在教师进修学校的两年时间,严必乾刻苦学习,书法技艺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六塘中学担任美术老师,在学校一干就是十多年。痴心书法,热爱书法。为了让自己的书法技艺得到进一步发展,几年前,严必乾辞掉了公职,在家一心一意从事书法创作。
         “写字是一种情怀,从中能得到快乐,但也是个苦差事”。严必乾每天都是读贴、临帖中度过。一笔一划、一横一折都要掌握它的特点。
        在长期的书法实践中,严必乾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作品风格,他的书法作品大气强健,险奇多变,作品多次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和参展。严必乾说是书法改变了他的人生,他的人生永远与墨香相伴。
        记者感言:对于出生农村的严必乾来说,是书法让他跳出了“农门”,是书法改变了他的命运。为了追求更高书法艺术,他辞掉了教师这个职业,一心专研书法,让我们看到了他对书法艺术的痴迷和执着。与字相伴,乐在其中。只要心中永远装着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追求,我们相信严必乾的墨香人生一定会充满着精彩。

祠堂启蒙

饭后,王小娥正打算去收拾书房,便听到门铃响,来的是小刘,她见过的,好几次来跟大海求字,都被大海拒绝了,她心里很不理解。按大海的意思,要让人家多跑几次,才显得自己身价不一般,这种处事方式,也让她反感。

上海时时乐 3
严必乾书法作品

1937年,刘振涛出生于湖南宁乡县横铺一个贫苦人家。“家里原来只有烂草屋。一位亲戚租了谢家祠堂的屋与田,他自己住不了这么多房,也种不下那么多田。而我家劳动力多,这正满足了我亲戚的要求,一家子就住到了外姓的祠堂里。”刘振涛就这样在谢家祠堂出生了。

小刘大包小包提着一大堆东西,一进门就嫂子嫂子叫着,越发让王小娥觉得过意不去,忙倒了杯热水说:“大海她不在家,又让你白跑一趟。”

上海时时乐 4
严必乾书法作品

“4岁的时候,公公请了一位老书先生来祠堂办起了私塾,附近几名比我大的儿童一同来入了学。”刘振涛告诉我们,私塾中途被日本兵掠抢停过学,日本兵走后,祠堂恢复办学,他在祠堂读了7年多书。

小刘一脸真诚地说:“嫂子,我是专程来找您的,我朋友跟我说嫂子您最是心好,他找您求过李主席的字,您很痛快地就给了,我这不,跑了好几趟了,这回单位要办书法展,我可是跟领导打了包票说一定弄到李主席的字,嫂子您看就帮帮我吧,不然我的工作就丢了。”

 

在刘振涛的记忆里,对祠堂印象最深的是布满梁柱的牌匾与楹联。那一个个端正而秀丽的汉字,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旧社会的祠堂很讲究,里面都会挂许多牌匾和楹联,管祠堂的都是一些文化人,每次他们过来,我都会跟他们端茶点烟,我很向往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刘振涛在祠堂跟着他的老师刘秉奎学习书法,后来逢年过节或者祭祖的时候,老师常出联让他来书写。他书写的联总是受到附近人们的夸赞。祠堂里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刘振涛书法技艺萌发的摇篮。

王小娥确实私下把丈夫的字给过人,都是人家三番五次上门,她觉得过意不去。此时见小刘这么为难,叹了口气说:“小刘啊,你们这些事儿,我也不懂,不就是一张字嘛,几分钟就写好了,是什么大不了的嘛,怎么着也不能让你把工作丢了啊,只是他好些天没回来了,我去书房看看有没有写好的。”说完便起身往书房去,小刘满口感谢着,也跟着进了书房,却也没敢乱动,只站在门边四下看看,不住赞叹着书房的高雅气派。

上海时时乐 5
严必乾书法作品

人生转折

王小娥找了一遍,还真没找到李大海写好的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对小刘说:“不好意思,家里没他的字了。”

“我这一生遇到了不少好人,他们在我人生的路上给我帮助,指引我方向,帮助我在书法道路上成长。”刘振涛意味深长地对我们说。

小刘失望之余,忽然瞥见桌上有一张展开的纸,似乎还有字,过去一看,大喜道:“嫂子说笑了,这不是一幅嘛,李主席又在探索新风格了,就把这幅给我吧。”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法有名气的人严必乾的墨香人生,书法有名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