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艺术家 > 写药专用户,只会写药名的医生

写药专用户,只会写药名的医生

文章作者:艺术家 上传时间:2019-09-16

曾坚持写药匣子上的药名三十年 被称“写药专用户”

  “咳,咳咳……”
  一阵急促地咳嗽声,使正在看书的张姨抬起头来。此刻,小郭手捂着胸口,用力地咳着。原本清瘦苍白的脸上,因没有咯出痰而憋得通红。有气无力地捶了几下胸口,长出了口气,向看着他的张姨笑了笑,转头继续做事。
  “咳咳,咳咳咳……”
  又一阵剧烈的咳嗽,小郭向地上蹲了下去,仿佛要将肺一起咳出一般,用力的咯着,终究还是没有咯出痰来。身子一歪,无力地靠在操作台壁侧,手依旧捂在急剧起伏的胸脯上,喘着粗气。
  小郭抬眼向张姨,在脸上停留了片刻,那眼神仿佛带着他见到了妈妈,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倏然收回了眼神,待剧烈起伏的胸脯恢复了正常后,慢慢从地上站起来。
  小郭今年不满十八岁,初三那年辍学后,远离家人的照顾,独自在外乡打工,帮父母供年幼的妹妹读书。
  接触到真正的农村人,才明白他们的不易,在土里刨食是挣不多俩钱的,有病了往往不舍的看病吃药,多是选择挺着,常常小病成大病,大病而不治。
  张姨的心有些紧,有些沉。这小郭咳嗽好些日子了,总是不见好。怕不是也舍不得花钱买药。
  “郭啊,吃点药没?我看着这俩天咳嗽比头两天厉害了。”
  “姨,前几天我姑来看我,给我拿了好些药,吃了不见好,再没吃。”
  “有病不吃药可不行啊,孩子。阿姨家里正好有药,明个带来你用着。”
  “谢谢姨,不用带,我没事。”
  张姨看着眼前这个微笑说话的孩子,想到要是这孩子的母亲,看到刚才那一幕,怕不是要心疼得抹泪!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心不由地缩成一团。此秋冬交替之际,正是感冒的高发时节,默默祈祷儿子健康。
  “那啥,我这几天嗓子疼,大夫说都套脓了,给开了俩样药,吃了还是疼。”
  说话的是新来的改刀老刘,有点自来熟,正扭头看着张姨。
  “不能吧。你吃那药是大夫给你开的,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老刘脸上微微泛红,有些不自然,拧了拧脖子歪头说,当然是大夫了,顺便白棱一眼张姨。
  张姨也不介意的看着老刘:“你这是扁桃腺发炎了吧,打点青霉素或者吃点阿莫西林,用不两天炎症消了就不疼了。”
  老刘哼了一声:“去了开一大堆药不说,还死贵死贵的,钱没少花,病没见瞧咋的。骗人钱的。你老太太懂啥。”
  张姨想,这病已经套脓,一旦发烧,没及时控制的话,有危及到生命的可能,我得给他提个醒。
  老刘啊:“得空去医院看看吧,别耽误了。听说这病要是高烧不退会危及生命呢。”
  老刘一脸的鄙夷,一老太太懂啥。
  “我儿子也得过你这病,就这么治好的。家里还有点药,明我给你带来。”张姨毫不介意地说。
  老刘当下喜笑开颜,嘴上推辞了几次,即没有明确说不要,也没有说要,这让张姨有些头疼。
  第二天早上,张姨还是带上了给老刘的药,拎包出门。
  来到后厨,向小郭招了招手,两人来到衣箱旁,张姨将咳嗽水和红霉素塞到小郭手里,满脸歉意地说:“这红霉素是我前些天没用完的,都是干净的,你别嫌弃。这红霉素一天一粒,够吃四天;这咳嗽水,一天喝三次,记住了。信我就试试,三天后一定会比现在舒服很多,我保证。”
  小郭低头看看咳嗽水:“阿姨这是新的啊!”小郭的眼睛有些潮红。
  张姨点点头:“拿着吃吧孩子,早吃上早些好,别让父母担心。”
  “嗯。”
  “咋,还真当自己是药匣子了!”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声音处,老刘不知何时已站在两人身旁,正歪头嘲笑着看着张姨。
  张姨看见老刘,想起了给老刘带的药,急忙伸手到包里去拿,骤然停止了动作,抬头问:“老刘你这话啥意思?”
  “这能有啥意思。”
  张姨心下思忖,本是好意给药,被误会倒是没啥关系,要是因此犯口舌就不好了,看情况再说吧。于是合上了包。
  “你这是给药还是卖药啊!俺们都是打工的,可买不起你这贵的药,一个月挣的千八百的还不够你这药钱呢。你可找错下家了。”话落响起一片嘲笑声。
  张姨抬头,小郭正惊疑地凝视着自己,笑着说:“郭啊,踏实用吧,这药是阿姨给你的,不是用来卖钱的。阿姨这药是能报销的。”
  小郭看看一脸真诚的张姨,将药锁进了自己的衣柜。
  “来来来,大伙都来,谁想吃药谁上我这来。”老刘说着将一联复方新诺明扔在操作台上。
  手里拿着一联复方新诺明,扬了扬“不够吃我这还有。问张姨,吃不,我这有都是。”
  张姨看着老刘,微笑着说:“谢谢你了,我没病不吃药的。你自己留着吧。你是新农合吧。”
  老刘胸脯一挺,骄傲地说:“对。我报销!不要你钱,吃吧。”
  张姨摆摆手说:“我再多句嘴,这药啊有病才能吃,还要对症吃才有效。再着,是药三分毒,注意别吃伤了身体。别拿药打哈哈呀。”
  看着哄笑的人们,张姨没急没恼地继续:“老刘你误会了。小郭平时没少帮我,何况我家有药,放着呢是浪费,正好小郭需要,在情在理我这么做,都是应该的。再者,咱两家的孩子和小郭也差不多大,假如你家孩子不舒服了,你是什么心情!是这样的吧。我既不是卖药的,也不是开药店的。就是想着咱大家能遇到一起不容易,互相照应点,你说对不,老刘!”
  屋里已是鸦雀无声,哄笑声不知何时烟消云散了。

        上个月月末献完血不是感冒了吗,在学校医院一直看不好,现在是鼻炎加呼吸道感染,每天在学校外面的医院打吊针。已经5天了,感觉快好了。

图片 1

        我这次大病了一次,我才是真正的见识到了,学校医院的医生,真的是只会“写药名”的医生。

  图为“瘦金老人”高荣昌潜心研究书法

        我先后去过校医院三次,每次都是不同的医生。

  从小与书法结缘,当过小学老师、农机修道厂的工人、医药公司职工,在那个年代,所从事的行业没有一个能与“书法家”这个词搭上边,但每在一个新的单位,他都能将书法爱好融入到自己的工作之中。

        进入医院后,首先付一块钱,挂号费,然后上二楼,去找医生。推开门进去,是一个老头。紧着着会问你怎么了。他不会邀请你坐下,我就一直站着。我就大致的形容了下我这段时间的症状:鼻塞i,咳嗽,有痰。医生再问你,你觉得你是怎么了。我说,我觉得我是感冒了,还有点咳嗽。医生头也不抬,直接在一张纸上填写好我的个人信息,下面直接就是药名,然后交给我,下去拿药吧。整个过程也许只有不到3分钟。我拿着单子就下楼取药了。打一折,很便宜,也就付个一块两块的。

  翰墨飘香六十载,他先后研习“启体”、颜体、何绍基的书法体例,尤其是最近几年,在瘦金体上大有成就,他就是人称“瘦金老人”的承德书法家高荣昌。

        拿到药后,发现是VC银翘片(袋子上写治感冒的),还有什么一个白瓶子里装的药,给我倒出来一点,装在纸袋子里,可能止咳的吧。如果你说过你嗓子疼,医生还会在给你多写一味药——金嗓子喉宝。是的,我们班很多人去看病,只要嗓子疼,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会开金嗓子喉宝。

  和合承德网

        第一次看完,药两天就喝完了,病情完全没有好转。当时想,可能这药不行,医生说是感冒,那就去外面的药店买些感冒止咳的药吧。自己买了药,花了好几十块,感觉喝完后能好的,于是就开始喝自己的药。喝了几天,没用,决定再去找医生。

  与书法结缘 墨海飘香六十载

        第二次,是一个中年妇女,进去之后,正在跟另一个女医生聊中午吃什么的事情。看都没看我,直接问,怎么了。我就说感冒,咳嗽,有痰。这个医生更高效,我说完,基本他的药单就写完了,就三种药,还有VC银翘片,加上什么桔梗片,还有另一个忘了什么药了,跟我说了些现在课多不多,同学们都去实习的事情之后,就叫我去拿药。还是一块钱,三盒药,但是拿回来之后,我就没有喝。直接又去外边的药店买药。

  执着,着迷。

        我记得不知道谁说过,感冒了,一般都要喝点消炎药,于是,我买了阿莫西林,还有止咳糖浆,还有比较贵的感冒药,感觉这次是一定能行了。喝了两天,再加上睡了两天,感觉鼻塞的症状缓解了,咳嗽也慢了很多,觉得这次是对症下药了。

  高荣昌六十载的书法艺术人生可以用这两个词来形容。

        然后,第二天中午没有课,好久没有去图书馆自习了,病好转了,得赶紧去图书馆学习了,于是就去图书馆学习了。看书没看多久,就感觉自己身体飘,头晕。顿时感觉,这病根本不像好了的样子,好像不是感冒这么简单了吧。于是,决定第三次去校医院。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写药专用户,只会写药名的医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