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收藏拍卖 > 不忍卒弃的爱情,不忍卒看的一段历史

不忍卒弃的爱情,不忍卒看的一段历史

文章作者:收藏拍卖 上传时间:2019-09-15

 

其实这是一段我们很不了解的历史,知道波兰人苦,但不知道有这么苦。

图片 1

影片就是以一个村庄从1939年到1944年前后的经历,以一个波兰女子的视角来展现那段残酷、血腥的历史。这里不多说历史,主要说说电影拍摄手法。

今天是七夕,应个景儿,摘一段同样动人的爱情故事,它的结局,就像牛郎织女一样,你很难说是喜剧还是悲剧。

这是一部极端的写实主义电影,大量的屠杀场面直接、冷酷、暴力、残忍,令人不忍卒看。

这段故事,来自2000年前的罗马神话史诗《变形记》。虽然现在已经是 21 世纪了,人类的知识在不断爆炸,但在爱情面前,我们依旧像故事的主人公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理性完全甘拜下风,但又对它无比期待,就像丘比特对日神说的话:“你的荣耀也不能和我的相比。”

电影的视角很单一,基本就是以女主角Zosia的经历,来描述她目睹的悲惨世界。

下面的译文选自第一章,为人民文学出版社杨周翰译本。

影片采用了强烈的对比手法,一开始就是其乐融融、和谐美满的歌舞场面,人们尽情地唱歌、跳舞、喝酒、做爱、玩耍,用以反衬后面要出现的苦难情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细节的对比就更多了,不过,刚开始看的时候,都还看不出来眉目,看到后来才会想起来那些近似的镜头。

日神初恋的少女是河神珀纽斯的女儿达佛涅。

由于对历史背景不了解,加上强烈的脸盲症,其实很多人一开始根本分不清哪些是波兰人,哪些是乌克兰人,哪些是俄罗斯人,只有德国人,一看那身军服就能辨认出来。

他爱上她并非出于偶然,而是由于触怒了小爱神丘比特。

影片的前半部分还算有情节,有点历史大片或者《白鹿原》、《活着》的味道,但到了后半部分,就只剩下叠加性地展示各种凶残的屠杀了。坦率说,虽然导演很有勇气揭示这段历史,但后面这些屠杀场面的展现还是有点缺乏节制,Zosia在其中的逃亡不过是为了让她与观众反复目睹这些血腥的场面。这有点像《索多玛120天》、《电锯惊魂》等一样,也是反复用各种恶心的场面,展现人性之恶与变态。

原来日神阿波罗战胜了蟒蛇,兴高采烈之余,看见小爱神在引弓掣弦,便道: “好个顽童,你玩弄大人的兵器作什么?你那强弓背在我的肩膀上还差不多;只有我才能用它射伤野兽,射伤敌人。 方才我还放了无数支箭,射死了蟒蛇,它的尸首发了肿,占了好几亩地,散布着疫疠。 你应该满足于用你的火把燃点爱情的秘密 火焰,不应该夺走我应得的荣誉。”

如此说来,这部电影前半部分是剧情片,后半部分则是恐怖片,心理承受力弱的观众最好还是不要看后半部分,不然会对这个世界感觉绝望。

维纳斯的儿子回答道:“阿波罗,你的箭什么东西都能够射中,我的箭却能把你射中。众生不能和天神相比,同样你的荣耀也不能和我的相比。”

从剧情设置上来说,应该也是导演的无奈,因为前面出现的各种人物,到了片中的一半或大半时,都死得光光的了,只剩下Zosia一个人和孩子,这故事还怎么讲下去呢?

说着,他抖动翅膀,飞上天空,不一会儿便落在帕耳那索斯蓊郁的山峰上。

可以说,这也是这部电影的一些不足,它很真实,很粗暴、很直接,血淋淋地,毫不掩饰,让人就像目睹了屠宰场中的一幕,但离大师水平,也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他取出两支箭,这两支箭的作用正好相反,一支驱散恋爱的火焰,一支燃着恋爱的火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天D行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燃着爱情的箭是黄金打的,箭头蜂利而且闪闪有光;另一支是秃头的,而且箭头是铅铸的。

小爱神把铅头箭射在达佛涅身上,用那另一支向阿波罗射去,一直射进了他的骨髓。

阿波罗立刻感觉爱情在心里燃烧,而达佛涅一听到爱情这两个字, 却早就逃之夭夭,逃到树林深处,径自捕猎野兽,和狄安娜竞争比美去了。

达佛涅用一条带子束住散乱的头发。

很多人追求过她,但是凡来求婚的人,她都厌恶;她不愿受拘束,不想男子,一味在人迹不到的树林中徘徊,也不想知道许门、 爱情、 婚姻究竟是什么。

她父亲常对她说:“女儿, 你欠我一个女婿呢。 “

他又常说:“女儿, 你欠我很多外孙呢。 ”

但是她讨厌合婚的火炬,好象这是犯罪的事,使她美丽的脸臊得象玫瑰那么红,她用两只臂膊亲昵地摸着父亲的颈项说: “最亲爱的父栾,答应我,许我终身不嫁。 狄安娜的父栾都答应她了。”

他也就不得不让步了。

但是达佛涅啊,你的美貌使你不能达到你自己的愿望,你的美貌妨碍了你的心愿。

日神一见达佛涅就爱上了她,一心想和她结亲;他心里这样想, 他就打算这样做。

他虽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这回却无济于事。

就象牧割后的田地上的干残梗一燃就着,又象夜行人无心中, 或在破晓时,把火把抛到路边,把篱笆墙点着那样,日神也同样被火焰消损着,中心如焚,徒然用希望来添旺了爱情的火。

他望着她披散在肩头的长发,说道:“把它梳起来, 不知要怎样呢?”

他望着她的眼睛,象闪耀的明星;他望着她的嘴唇,光看看是不能令人满足的。

他赞叹着她的手指、手、腕和袒露到肩的臂膊。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忍卒弃的爱情,不忍卒看的一段历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