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收藏拍卖 > 王尔德趣说罗曼史,王尔德说

王尔德趣说罗曼史,王尔德说

文章作者:收藏拍卖 上传时间:2019-12-14

 

Devotion seemed to me,seems to me still,a wonderful thing.(赤诚对我来说是件美妙的事,时至今日依旧如此。)

◇朝秦暮楚与至死不渝的独一不同,就是朝秦暮楚连续的时间更长一些。 ◇婚姻的底子就是彼此的曲解。 ◇一个人的爱情是从诱骗自己开始的,以诱骗别人结束。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罗曼史。 ◇一个女性选择再婚,是因为她憎恨第一任老公;一个男性选择再婚,是因为他深爱第一任老婆。女性在撞大运,男性在冒风险。 ◇婚姻的魅力就是,男女都需要一种诱骗的生活。 ◇要不是我们不断絮聒,丈夫就会健忘我们的存在。 ◇忠贞的人只了解恋爱的一些细枝末节,不忠贞的人才真正了解恋爱的悲剧。 ◇一个男性跟任何女性在一起都快乐,只要他不爱她。 ◇爱是愚蠢的东西,它不能证实任何事情,并且老是告诉我们一些不会发生的事情,同时让我们相信一些不真实的事情。 ◇婚姻游戏有意思,女性总能抓到王牌,却总输掉游戏。 ◇一个只身男性,实际上是将自己转化为民众恋人。 ◇抱负的男性对我们说话时,就仿佛我们是女神;看待我们,就仿佛我们是孩子。 ◇一个盼望成亲的男性,要么是什么都懂,要么是什么都不懂。

看几张画:

我挺喜欢阅读的,因为让我的心有了归属的地方

图片 1

《从林希大宅看伦敦巴特西河岸》

图片 2

《雾夜伦敦》

图片 3

《夜曲》

图片 4

《灰色和金色的夜曲:皮卡迪利》

图片 5

《灰色和金色的夜曲》

图片 6

《蓝色和银色的夜曲》

图片 7

《蓝色和银色的夜曲》

你若想看到它们全部的光辉,就应该在幽暗,阴沉的隆冬之夜去观察.那时,湿度浓重,潮气悄无声息地落下,把路面弄得滑腻腻的,但是没有洗去路面上的赃物;那时,懒散的浓雾笼罩着一切,煤气灯显得分外明亮,灯火通明的商店同四周漆黑的一片相对照,更显得辉煌。

……

漫天大雾,顺着河流飘飘荡荡,穿过草坪,滚过桥墩,充满了河边那个伟大而又肮脏的城市。

上面的文字,来自英国作家狄更斯;上面的画,来自咱们的“法学博士”詹姆斯·惠斯勒,他们描写的,都是十九世纪下半夜的伦敦。 有了他们的作品,世人慢慢就知道了“雾都”伦敦。

所以,与惠斯勒亦敌亦友的王尔德曾说:如果不是他的发现,就没有什么“伦敦雾”。

1879年的一位艺评家说:惠斯勒的艺术就是“模糊黯淡的美学幽灵,引发不同人心中不同的诠释。”

惠斯勒自己是这么说的:

绘画不应该浓墨重彩,而应该像一片窗玻璃上的呼吸。

确实,你看上面最后一幅,多么像雾夜里贴着玻璃窗向外看出的场景,鼻息中的水汽晕在玻璃上,漫漶四溢,外面的建筑、街灯和人都化作一片了。

低沉的色调、模糊的轮廓、几乎看不出明显的笔触,画面中强调的是神秘的感觉,是主题和处理手法上体现出来的氛围。

这也是惠斯勒为现代艺术奉献的最大遗产,影响众多后世艺术家,二十世纪的静物画大师莫兰迪、美国现代女画家欧姬芙的作品中都能看到他的影子。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尔德趣说罗曼史,王尔德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