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收藏拍卖 > 小拍是藏家行家的试验田,行家和玩家20余年变迁

小拍是藏家行家的试验田,行家和玩家20余年变迁

文章作者:收藏拍卖 上传时间:2019-11-18

上海时时乐 1

上海时时乐 2

“小拍是大拍的补充,是培养收藏者和行家的“基础阶梯”,在市场调整的时候更应该发挥自己的功能,尝试对艺术品种做梳理,并推出更为细分的专题和专场,指导收藏者正确入市。”

刘越

著名瓷器鉴定专家、作家。曾任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陶瓷部总经理,出版有畅销小说集《骨董时光》和《龙缸》,以及在多家媒体和杂志开设专栏,发表陶瓷类研究文章。

很多人认为现在市场行情不好,所以拍卖公司应该保大拍、弃小拍。但在我看来,小拍是大拍的补充,是培养收藏者和行家的“基础阶梯”,在市场调整的时候更应该发挥自己的功能,尝试对艺术品种做梳理,并推出更为细分的专题和专场,指导收藏者正确入市。

上海时时乐 ,2016 年6 月23 日,晨,赴杭州退货,这是我最后一次以拍卖公司业务主管的身份出差 。投身拍卖行业十五年来,与同事同行间有很多相聚和别离,因圈子就这么大,所以别离总是短暂的,只要人在,低头不见抬头见。我身边和古董打交道的无非三种人:玩家、行家和藏家 。

2016 年6 月23 日,晨,赴杭州退货,这是我最后一次以拍卖公司业务主管的身份出差 。

我们的小拍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那个时候连拍卖图录也没有,后来一度以周末拍卖会的形式出现,2005年才开始打出“嘉德四季”的名号。实际上如果从金额看,四季应该算是中拍,因为其成交额往往比大部分拍卖公司的大拍还高。

玩家是最先登场与最先出局的人。就我的理解,成为一个玩家比成为一个藏家容易得多,因为条件更宽松,玩家大多以玩为旨,图的是乐。在上世纪90 年代早期的小型拍卖会上,我们的客户中有不少是玩家,他们的身份各异,大多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他们只是比别人多一点闲钱和多一点对古玩的兴趣。他们今天买明天也可以卖,高兴就买,不高兴就不卖,但如果是心头好给再多钱也不卖。这就是玩家,不强求系统收藏。在那个信息不对称,玩家们如鱼得水,买得容易,卖 得开心 。

投身拍卖行业十五年来,与同事同行间有很多相聚和别离,因圈子就这么大,所以别离总是短暂的,只要人在,低头不见抬头见。我身边和古董打交道的无非三种人:玩家、行家和藏家 。

业内开始出现小拍的时候,市场的货源还非常充足,大部分拍卖行的做法是档次上不了大拍的拍品就放到小拍中。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年在小拍中拍掉的“漏”还真不少,很多买家因此获利颇丰。但随着近年古董回流速度放慢、本土老藏家的拍品水涨船高,市场中的货源有逐渐枯竭之势。所以大部分拍卖公司行情好的时候一年多加几场小拍,行情不好了,就停掉。

2003 年之后,随着艺术品市场的高速增长,更多的人投身进来,购买古玩需要更多资金和更多精力的专注投入,不够专业和专心的玩家队伍缺乏持续竞争力,被逐渐边缘化了,此时成为了行家 的天下 。2003 年至2011 年这八年,古玩价格的不断飞涨和海外淘宝市场的全方位开拓给了古玩商们迅速发展做大的机会,同时这也是拍卖业、画廊业野蛮生长的年代。那时候好东西出来得多,国人在世界各地寻宝,掀起了文物回流的大潮。行业里资金和货品周转快,今天回想起来当时不少精品的价格远没达到它该有的位置。真正的好东西一旦钻进收藏家的保险柜,就不知何时才能再进入市场了。在2009年后,宏观经济变化,艺术品市场的泡沫不断累积,同时金融资本大规模进入,很多当时进入的艺术基金在今天看来进入的时机和运作的方式是不合适的,只是当时人们投资或投机热情的高涨,使市场早已忽视了这 些风险 。

玩家是最先登场与最先出局的人。就我的理解,成为一个玩家比成为一个藏家容易得多,因为条件更宽松,玩家大多以玩为旨,图的是乐。在上世纪90 年代早期的小型拍卖会上,我们的客户中有不少是玩家,他们的身份各异,大多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他们只是比别人多一点闲钱和多一点对古玩的兴趣。他们今天买明天也可以卖,高兴就买,不高兴就不卖,但如果是心头好给再多钱也不卖。这就是玩家,不强求系统收藏。在那个信息不对称,玩家们如鱼得水,买得容易,卖得开心 。

拍卖公司根据自己的实力和经营策略对拍卖规模和场次进行调整,这本无可厚非,但当嘉德四季成为业内品牌后,我们就必须考虑它对市场的重要作用。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小拍是藏家行家的试验田,行家和玩家20余年变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