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收藏拍卖 > 有快乐才能飞翔,快乐在心中飞翔

有快乐才能飞翔,快乐在心中飞翔

文章作者:收藏拍卖 上传时间:2019-11-06

图片 1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接下来就跟随智睿一起,了解名人故事_有快乐才能飞翔的有关内容吧!

她1977年出生于广西桂林,漓江的柔美,象鼻山的意趣,大地的青翠蕴涵着江南的灵秀,也塑造了她一身的灵气。于是,从小她就显示出一种天生的乐观和逼人的才气。 上小学时,每次考试之后,总有几个成绩不理想的女孩哭得一塌糊涂,急得周围的同学们搜肠刮肚地想法子劝解。她却是个例外。成绩一向突出的她即使偶尔失手,大家也丝毫看不到她的失落和难过,挂在她脸上的始终是开心爽朗的微笑。时间一久,班里的同学都感到不可思议,难道她就没有失落的时候? 几个要好的女同学私下里问过她:“你考试成绩不好的时候不伤心啊?怎么就没看见你哭过鼻子呢?”她脸上仍旧挂着甜甜的微笑:“谁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出类拔萃,只要我尽力做到了最好的自己,那就够了。全力以赴地付出过,剩下的就是乐观地面对生活。” 这种乐观一直支撑着她的成长,甚至后来她父亲身患重病去世了,家里的生活一度拮据到了极点,有时候一天只能用一个面包勉强充饥,她也擦干眼泪面带笑容继续生活,并且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22岁那年,她大学毕业,上海电视台到学校选人,尽管她长相并不出众,但台长亲自拍板,说:“她的内涵会给新闻节目注入一种新鲜的血液。”后来的事实证明,台长的预言没有错,凭借亲和、不做作的主持风格,她迅速得到观众的喜爱,并迅速播报上海台晚间黄金时段的新闻,成为当家一姐。 2003年,中央电视台向她抛来了橄榄枝,她毅然选择了北漂。当时,在上海台,她是正式员工,收入稳定,还买了房子。而在央视,最初她只是一个连进门卡都没有的“临时人员”。初到北京,她住在一套40平方米、没有暖气的老式居民房,而且北京很干燥,总需要开加湿器;家里的菜是酸辣风格的,但在北京,一吃辣就咳嗽。 更大的考验来自工作,北京的工作强度比上海高很多,而且最初她很不适应,因为压力过大,最初的几个月里,她的身体频出问题,经常要到医院打吊针。那是她人生最低落、最压抑的一段日子。在那段最苦最难的日子里,她没发过一句牢骚,也没有丝毫的抱怨。她告诉家人和朋友,自己已经尽全力做到最好的自己了,如果不能成功,也该轻松快乐地去面对。她的乐观情绪感染了身边所有的人,大家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力所能及地多给她一些帮助。 努力终有回报,她很快便在央视吸引了全国观众的目光,她俏皮的语言、乐观的性格、专业的主持能力,给越来越多的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2005年起她连续4年获得央视十佳主持人,并于2008年获金鹰节优秀电视节目主持人奖,她主持的节目《第一时间》获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电视主持作品奖”。 她叫欧阳夏丹,现在主持的节目是《共同关注》,每天都会微笑着出现在全国观众面前。 在谈到自己的乐观时,欧阳夏丹有自己的秘诀:“气球里充满了比空气轻的氢气,所以才能飞上天空;我一直都让自己身体里充满快乐轻松的生活元素,所以我也才能飞翔起来!”如此理念,也能传染给人快乐飞翔的感觉。

快乐在心中飞翔陈 默 二十多年前,从地处黄桷坪的四川美院飞出一只为艺术而生的快乐自由鸟。时值锁国之门初开,春风乍掠曾经焦渴的土地。受外部世界的影响,所谓传统的本土“美术”概念,似在一夜之间被急剧放大变异。一些半个多世纪前在大洋彼岸发生过的艺术现象和思潮,在国人几乎毫无准备的忙乱中,强力地冲刷着墨守成规的社会文化机器。应该说,那是共和国历史上的一段美妙的无法言说的灿烂时光。从这一千载难逢的时间之窗和艺术福地飞出的幸运鸟,叶永青不仅仅在享用难得的快乐,他更善于抓住天降的机遇,认清社会责任,用极大的勤奋和努力,去做在当时看来并无多少成算的艰苦的开拓创业工作。在那个我们称之为本土文艺复兴的历史阶段,叶永青的辛苦忙碌已为业界认知。他对迟到的国外现代主义的思想、观念、样式、技法,做过深入细致的研究工作。在将特殊的意识形态制度中的文化思维惯性,和由这种惯性带来的文话诟病,与西方开放民主的人文现象进行比较分析中,不难找到本土艺术滞后的问题所在,也不难知道在天降大任之时应该做点什么。 在这一时期,叶永青的作品与他思考的问题合拍。他从来自社会的形形色色的问题,和问题后面沉重的历史原因中,看到了作为一个普通知识分子的弱小和悲哀。那种欲罢不能却又无能为力的痛感,在无以发泄时,通过作品表达,却是一种无奈的机智。《躺着等云飘过的女孩》,流露出他在当时对重新被认识的人的价值、生命的境遇的焦虑与关注。这种关注,对经历过伤痕年代的人而言,尤为刻骨铭心。《离开和留驻在草地上的两个人》,则反映“’85”时期,在大量新信息的冲刷中,急于改变个体状态的浮躁,和这种可能性在扑朔迷离中的忧心忡忡。“其间本身的人、困惑的人、失落的人、奔逃的人和浓郁的树叶、凄楚的鸟类、突兀的烟囱和混乱的箭头纠缠在一起,不仅使人为身陷囹圄的生命而哀戚,而且使我们为不肯就范的生命力所激动。”通过不间断的实验,他也在逐渐地丰富着个人经验的积累。 叶永青的个人经验,是在二十多年的磨砺中逐渐成形的。他的画风由80年代带有忧伤感的寓言倾诉,转而向极简的画意流动作轻快的延展。就艺术表达而言,宏大叙事因为社会政体的需要,多杂的元素和内容出现,在一定层面虽正当合理且本身有局限性。也绝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而忽视简约的艺术力量的存在。因为简约,文化空间在悄然放大;因为简约,思考可能在无级增长。从叶永青近年来的系列作品中,我们正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以少胜多的价值取向,和单纯的近乎透明的无动机人格力量。他的《小鸡》系列,在一种童话意境里,生长着抒情诗般的野性浪漫,让快乐在心中飞翔。《画鸟》系列,使人回到原生态的非物质精神空间,体味着无中生有的幸福快感。陌生就此远去,烦恼就此远去,伤害就此远去。在一个由科技文明带来的物欲为王的浮躁世界里,守望一份清纯,耕耘一方自在,有些当代版的“竹林七贤”的遗韵。它比起那些为权、利、名、欲而争的你死我活的“过客”们,少了一分累心,多了一分安逸。2006年12月于成都龙王庙老默柴屋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有快乐才能飞翔,快乐在心中飞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