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收藏拍卖 > 为什么选择年轻艺术家,七个年轻艺术家

为什么选择年轻艺术家,七个年轻艺术家

文章作者:收藏拍卖 上传时间:2019-11-01

在今天,50万没办法购买一线的当代艺术家作品,王新友建议可以在研究当代艺术史的过程中发现被忽略的人和事,或者把目光投向年轻艺术家,寻找和培养下一代当代艺术F4。

图片 1

图片 2

年轻,意味着什么?

北京公社|BEIJING COMMUNE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内2010.03.202010.05.10

贾蔼力《苍白的不止是你》

《收藏拍卖》:您过去收藏过哪几种类型的艺术品?近几年来,您为什么会对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感兴趣,并开设当代艺术画廊?

胡筱潇,《让我们荡起双桨》,报纸,尺寸可调整,装置,2009

香港苏富比2012春拍试图将中国70年代的艺术家作品往浪尖位置推去。从拍卖结果可以看到70年代艺术家贾蔼力与张恩利的作品价格均破了其个人拍卖纪录。对于这次苏富比的选择,可谓褒贬不一,有评论指出,这是国际大画廊盯上了中国70年代艺术家。过于急切推动这些艺术家在市场上的进步,对于这些年轻艺术家而言是一个伤害。为此,记者采访了香港苏富比中国及东南亚区高级董事,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由她解开香港苏富比拍场上的70年代艺术家之谜。

王新友:我的收藏主要有古艺术、抽象、年轻艺术家三大板块。我对年轻艺术家感兴趣主要有几个原因:情感因素,是他们的作品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感动了我,我年轻的时候错过了很多感受的机会,从他们身上我受到了感动,这是最初动机;收藏因素,这些年轻艺术家生活情况不是很好,买他们的作品,既可以支持他们的创作,同样我也获得作品,并且价格也不高,升值空间大,在其中有发现的乐趣;艺术史因素,中国当代艺术走过三十年,这是一个特别年轻并需要不断探索的过程,这些20世纪70、80年代的艺术家正好处在交替、接壤未来艺术的位置,我在想,关注他们,是不是可以为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发展做点自己应有的贡献呢?至于开画廊各种因素挺复杂的,但有一点就是,我现在投入了很多感情因素在里面,找到真正想做的事业。

装置作品、架上绘画、雕塑、综合材料,以及影像,北京公社推出的七个年轻艺术家携各自所擅长的风格开展了。展览中作品所用媒介并不鲜见,但年轻艺术家用他们自己的理解重新进行了阐释。空间的一面墙被艺术家胡筱潇用废旧报纸拼贴成微风吹动垂柳的样子,正对面则是胡晓媛的装置绘画作品,一个我们常见的旧时储衣柜,原本的玻璃被绢所替代,取而代之的是艺术家用水墨细致描绘出的各式衣物和饰品。空间中央一个黑色的发声装置搜集了艺术家赵要在日常生活中由身体内部发出的不同声音,诙谐中透出智慧。 展览中两件同样为抽象意味的作品,在两位艺术家的理解下被用完全不同的表现手法呈现了出来,王光乐的寿漆系列源于乡俗民风,而艺术家将这种具体含义变为抽象的表达,朦胧柔和的色彩和画面边缘,简洁单纯地悬浮在画布上。作者以此试图唤醒观者内心的感受,以及对于永恒神秘的探求和冥想。而另一件带有几何抽象意味的作品则可以从作品中感受到作者的细腻与精致。整齐的菱形、重复、简练而毫无重量感地排列在一起。其关注点放在了对形状、重复、平衡以及构成的研究上,艺术家试图通过形式本身来挣脱形式的控制。 暗室里的作品是两件视频和一个不断抽搐着的硅胶人脸装置,灯光照射下一个面无表情的面孔,几可乱真的抽动让人产生错觉。在马秋莎的录像装置中,黑色的丝网包裹住了电视机外部,观众只可以从缝隙里透露出一些隐约可见的光影看到一个不明物体在电视机里面缓慢的浮动。另外一个录像则是由2万张照片拼接而成的录像。艺术家用将近一年时间在公交车上拍摄太阳在画面正中心的的照片,然后把这些照片按时间顺序播放,时间就这样被快速消解掉了。 从展览的作品中观众可以明显感受到七个年轻艺术家各自扎实的艺术基础和个性鲜明的创作风格,青年艺术家们观察生活与社会的独特视角给观众带来的除了艺术形式上的新颖之外,更重要的是让当下的艺术界看到了新生艺术力量的快速成长和突破既定模式的勇气和能力。 文/ 刘军

推出70年代是为拓展藏家的视野

《收藏拍卖》:可否谈谈您对年轻一代艺术家创作的看法(包括70后和80后艺术家)?您是从哪个角度理解他们的创作?

编辑:admin

记者:为什么这场春拍会重点选择70年代的艺术家群作为一个主推的方向呢?

王新友:我只能大概说一些普遍的感觉,这中间有无数的个例,笼统的说不是很合理,其中难免有偏颇。他们的创作还是基本由心出发,能感觉到他们在焦虑什么,年轻人就是焦虑的,但是在面临同样的问题时,能否将这种感觉表达的彻底、畅快淋漓,这是关键的;另外就是对画面的处理,普遍比较粗糙,从技法上说欠缺点熟份,技法的完善需要时间的积累;最后,我比较看中艺术家是否能真实面对自己,不光是在艺术上,更重要是做人方面。

林家如:这是一个规划,我们的规划单元,最主要是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想要拓展一个市场的多元性、多元面貌。其实在我们拍卖场次里边有一些比较特别的群众,我们与一些资深的欧美藏家有深厚的关系。现在很多欧美藏家,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对当下最新的艺术资讯取得不方便,很多人可一年去不到一次北京或者是上海。他们对于年轻艺术家发生在中国当下最新的部分完全不了解,我们希望透过这一次的单元规划,能够让他们接触到像贾蔼力这样的艺术家。这一次询问度非常高,很多不知道贾蔼力的人都纷纷来问我们谁是贾蔼力?谁是王光乐?拍卖场本身也是一个平台,会让一些国际藏家接触到中国当代的一些现况,这是我做这个单元最大的目的。

《收藏拍卖》:您所经营的偏锋新艺术空间倡导的是与艺术家共同成长的理念,您如何去发现和培养年轻的艺术家?

第二个方面,要拓展收藏家视野,不可以老是看那些重要的艺术家,像张晓刚、王广义等等。我认为想很多藏家手上该有的也有了,要怎么让他们延续自己的收藏,这对我们来讲是相当重要的。之所以做这个单元的规划,是我们想拓展市场的一个广度,而不是太集中在某些族群而已,我们早期也做过像装置、摄影、录像,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想这么做的。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选择年轻艺术家,七个年轻艺术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