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收藏拍卖 > 上海时时乐自然魅力,只有长时间观看自然的人

上海时时乐自然魅力,只有长时间观看自然的人

文章作者:收藏拍卖 上传时间:2019-09-17

进入《更大的信息》第一章:约克郡的天堂。

上海时时乐 1

         

本章从霍克尼对于风景画的看法开始,接下来谈到他为什么、如何从居住了15年的美国加州返回自己的故乡——英伦小镇布理得灵顿,以及他对于四季变化中的树木和自然的深刻观察。

   若不是为我而来,哪怕面面相觑,终是擦肩而过;若是为我而来,就算千回百转,也能自然相遇!没有偶然,不是碰巧,一切早已注定!一切美好,不必执念;一切无常,无须逃避!因为无常而美丽,因为美丽是无常!让一切自然地开始,让一切自然地结束!

当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吹来风的时候

霍克尼:我不知道哪一位现代派评论家说过,风景画不可能再有什么成就了。但是,每当有人说这种话时,我总是固执地想:哦,我相信是可能有所成就的。几经思考后,我断定那样的论断不可能正确,因为每―代人的观看方式都各不相同。风景当然还是可以画的——风景并没有日薄西山。

上海时时乐 2

上海时时乐,可以在撒哈拉沙漠上静静地听着歌

不仅每一代人的观看方式都不相同,甚至每个人的观看方式皆有差异。这种不同,既来自于先天,又有后天每个人不同经历的影响。清早,你和爱人先后醒来,你眼中的世界,和 TA 的世界,就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更何况是敏而易感的不同艺术家。

迷离的眼神穿过了热带雨林的夜色

关于先天的影响,后面还会谈到。

却没看见希腊天空里的云朵在漂泊

霍克尼:就我而言,雨是个好主题。我开始发现,在加利福尼亚你会怀念下雨,因为那里没有真正的春天。你若是非常熟悉花,便会注意到一些花开了——不过与北欧不同。在北欧,从冬季到春临人间的过渡是激动人心的大事件。加利福尼亚沙漠的表面是不会变化的。你记得迪斯尼的《幻想曲》吗?在最初的版本里,有一段他们用了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但是,他们不理解斯特拉文斯基音乐的内容——他们用恐龙四处蹦哒。它让我明白,迪斯尼那些人在南加州住得太久了。他们已经忘了北欧和俄罗斯,忘了在那里,经过冬天之后便会看到万物自地下奋力萌发。那正是斯特拉文斯基音乐中的力量:不是向下踩踏的恐龙,而是向上萌发的自然!

瓦尔登湖畔的小鹿低头咀嚼着青草

十多年前,艺术君曾经在广东中山工作过。岭南地区确实山清水秀,当时租的房子不远处就有一座小山,青葱碧绿。某日黄昏,下雨之后,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山腰的彩虹。空气质量更是好得不得了。当时,北方的雾霾还没有这么严重,媒体偶尔会提及北京的沙尘暴。中山这里,一年340天暴晒、闷热、大雨,外加20来天的阴冷潮湿。艺术君从小在北方长大,对当时的我而言,四季分明的气候,充满吸引力。特别是岸边的金柳,枝头的玉兰,闹春的桃花、杏花、迎春花,因为时间短,而显得特别珍贵,更有说不出的魅惑。

积雪在珠穆朗玛峰从不会偷偷融化

何况,中山这个地方,500米都难得看到一个书报摊,更不要说展览、博物馆这样的高级文化设施,艺术君喜欢的,是有历史感、有文化积淀的地方,所以毅然决然回到北方,选择帝都。可接下来看到的,就是一座座四合院被推倒,一条条老街被改造,罢罢罢……

什么都不如一条丰沛的密西西比河

也就是看到角楼与护城河,才能隐约体会残存的北平味道。

下图为艺术君前不久拍摄的照片。

上海时时乐 3

我对于白昼及整个光线的敏感令人难以置信,这就是我总戴帽子的原因,目的是最大限度地降低强光和令人目眩的光线。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时时乐自然魅力,只有长时间观看自然的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