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美术 > 葛洪与罗浮道教,葛洪与道教

葛洪与罗浮道教,葛洪与道教

文章作者:美术 上传时间:2019-09-14

53. 葛洪与道教

53. 葛洪与道教

葛洪(公元284—343年)东晋时期的道教领袖,内擅丹道,外习医术,精研道儒,学贯百家,著作弘富。著作有《神仙传》、《抱朴子》、《肘后备急方》等。

《抱朴子》内外篇70卷。内篇20卷,总结了战国以来的神仙家的理论,论述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生延年、禳邪却祸等,是道教的理论。外篇50卷,论君臣上下,人间得失,是阐述其社会政治思想的政论性著作。葛洪继承并改造了早期道教的神仙理论和方术,提出以神仙信仰为内,以儒术应世为外的政治主张,将道教的神仙信仰和儒家的纲常名教结合起来。

葛洪坚信炼制和服食金丹可得长生成仙,长期从事炼丹实验,在其炼丹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认识了物质的某些特征及其化学反应。葛洪是炼丹史上一位承前启后的炼丹名家。葛洪精晓医学和药物学,主张道士兼修医术。葛洪在《抱朴子内篇·仙药》中对许多药用植物的形态特征、生长习性、主要产地、入药部分及治病作用等,均作了详细的记载和说明,对我国后世医药学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葛洪著作甚丰,著有《抱朴子》内、外篇七十卷;《碑》《诔》《赋》一百卷;《神仙》《良吏》《隐逸》《集异》各十卷;《肘后备急方》四卷。同时又抄录、整理《金匮药方》一百卷;《五经》《七史》《两汉》百家之言,及方枝杂事共三百一十卷。其中最著名的是《抱朴子》内、外篇。《内篇》继承了魏伯阳的炼丹理论,集魏、晋炼丹术之大成,书中所举仙经神符多达二百八十多种,是研究我国古代炼丹术的重要文献;《外篇》则阐发了社会政治思想,反映其内道外儒主张,提出“内宝养生之道,外则和光于世”的儒道双修主张。《晋书》本传评论葛洪时曰:“洪博闻深洽,江左绝伦;著述篇章富于班马,又精辩玄赜,析理入微。”(吴定球 何志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葛洪在《抱朴子·内篇》之《畅玄》中指出:“玄”是自然界的始祖,是万事万物的宗源。他认为,“玄”是超自然存在的,“玄”是产生天地万物的总根源。修炼的人要想通达“玄道”,必须明心净虑。而达到的方法就是“守一”。“一”即元真之气。“守一”就是淡泊平心,摒除杂念,调心入静,思想专一,潜心静养,元气就会充盛,人自然就会健康无病。《内篇·至理》中还谈到,人身就好比一鼎火炉,用体内精、气、神为药物,用意念进行导引,使精、气、神在体内循环烧炼,精、气、神便在体内凝结成丹,然后再经沐浴温养,即可飞升。这就是所说的“内丹”术。由于道教神学体系是他养生思想的主要理论来源,所以他要人们通过道教内丹术的修养,以求“守一存真”,保养元气。

原标题:葛洪与罗浮道教

要驱除“六害”就必须做到以下六个方面:一要淡泊名利;二要禁止刺耳的声音和淫色;三要降低对财物的欲望;四要降低对滋味的追求;五要除去不合理的妄想;六要去掉嫉妒的心理。同时,还要做到“十二少”。

所谓“尸解”,若用现代科学的眼光看,似乎荒诞不经,但对于虔诚的道教徒来说,得道成仙不但真实可信,也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极终境界。正如汤一介先生所说:“几乎所有的宗教提出的都是讨论"关于人死后如何"的问题,然而道教所要讨论的则是"人如何不死"的问题。”葛洪对道教的最大贡献,恰恰就在于他对这一问题首先作出了较为完整的理论回答,初步建立起神仙道教的理论体系。他认为神仙实有,只是一般人为能力和经验所限不能识别判断。人是可以得道成仙长生不死的,但不能仅靠方术,还必须以忠孝和顺仁信为本,内修形神,外攘邪恶,积善立功,“若德行不修,而但务方术,皆不得长生也”。很显然,葛洪的神仙道教理论引入了儒家传统思想,有着浓厚的伦常观念和入世色彩。他把《抱朴子》分为内、外篇,“内篇言神仙方药、鬼怪变化、养生延年、禳邪却祸之事,属道家。其外篇言人间得失,世事臧否,属儒家”,正见其外儒内道的思想框架。

沉醉呕吐,伤也;饱食即卧,伤也;

  葛洪(283~343),字稚川,江苏句容(今江苏省江宁县东南)人,是东晋时期著名的道教学者、医药学者、炼丹家。他生于官宦世家,自幼博览经史,熟读百家之书,以儒学知名于世。又受从祖葛玄影响,好神仙导养之法,跟随葛玄弟子郑隐研修灵宝经。晋惠帝光熙元年(306),嵇含被任命为广州刺史,举荐葛洪为参军。葛洪到广州后听到嵇含遇害的消息,于是入罗浮隐居修道。当时的南海太守鲍靓,学兼内外,明天文、河图洛书,道行高深。葛洪遂拜鲍靓为师,娶鲍靓女鲍姑为妻,从受《石室三皇文》,直至晋愍帝建兴二年(313)才离开罗浮返归故里。晋成帝咸和七年(332),葛洪听说交趾产丹砂,可用于修炼丹药,一再上书求为句漏令(句漏山在今广西北流县东北),终获成帝准许,率子侄南下至广州,被当时的广州刺史邓岳挽留,上表荐其任东官(惠州前身)太守。葛洪坚决推辞,重入罗浮,炼丹修道,著述不辍,直至逝于山中。

古人的戒欲理论在今天也很有现实意义。人如果能节制各种欲望,就不会有投机钻营、争名逐利、贪污盗窃、行贿受贿、敲诈勒索、坑蒙拐骗,甚至图财害命、丧尽天良的事情发生。自然界博大无边,人的欲望也无止境。如果以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尽的名利就会患得患失,劳心伤神,从而损害健康。

责任编辑:

养生的“六害”

葛洪二入罗浮修道,留下了不少奇谈异闻。例如,相传住在广州的鲍靓常常夜入罗浮冲虚观,与葛洪长谈至天亮才离去。人但见其来而门无车马,独有双燕往还,好生奇怪,便设法把燕子网住,一看,原来竟是鲍靓穿的一双鞋子。于是,好事者便在鲍葛晤谈处建了遗履轩。关于葛洪的死,《晋书》本传又有这样的记载:一日,住在罗浮山的葛洪忽然寄书给广州刺史邓岳,说是“当远行寻师,克期便发”,待邓岳匆忙赶往道别,葛洪已兀然若睡而卒,“视其颜色如生,体亦柔软,举尸入棺,甚轻,如空衣,世以为尸解得仙云”。相传葛洪尸解后的遗衣被葬在冲虚观右侧半山腰,后人为其立 “衣冠冢”碑。

阴阳不交,伤也。

做人不要过分追求感官享乐和物欲贪求,只有摆脱世俗的功名利禄和俗情物欲,摈除外物的诱惑,才能做到淡泊名利,志存高远,达到理想的自由境界。

《抱朴子》——“十三伤”

思神守一内养元气

少思,少念,少笑,少言,少喜,少怒,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葛洪与罗浮道教,葛洪与道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