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海时时乐 > 美术 > 屈原和离骚

屈原和离骚

文章作者:美术 上传时间:2019-09-09

29. 屈原与《离骚》

29. 屈原与《离骚》

屈原,名平,是我国伟大的爱国诗人,其作品有《离骚》、《天问》、《九歌》、《九章》等。屈原出身于楚国贵族,生活在楚怀王时期。开始时受到楚怀王信任重用,担任左徒的高官,掌管出纳号令,参与楚国内政外交。他主张通过制定新法令来改革楚国的政治,联合齐国抵抗秦国。他要求“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偏邪)”(《离骚》),就是要选拔贤能担任官吏,按照法令的准则来办事。结果他遭到子兰(楚怀王幼子)、郑袖(楚怀王宠姬)和上官大夫等贵族的迫害。楚怀王听信谗言,免除他的官职,并把他放逐。顷襄王继位后,他又再度被放逐。等到楚被秦攻破,国都郢失守,屈原见国破家亡、生灵涂炭,绝望已极,投汨罗江自杀。

《离骚》是屈原的代表作,是我国古典文学中最长的抒情诗。全诗二千四百多字。诗人从自己的身世、品德写起,表现了他追求崇高理想的坚贞意志和深挚的爱国主义感情,也揭露了楚国政治的腐败和黑暗势力的猖狂。屈原的诗篇,继承了《诗经》的优秀传统,开拓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创作道路,对我国文学的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

图片 1

《屈原‧离骚》

图片 2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图片 3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图片 4

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图片 5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图片 6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图片 7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图片 8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图片 9

朝搴〔阜比〕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

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

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芷;

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

何桀纣之猖披兮,夫唯捷径以窘;

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

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馋而〔﹒ 〕怒;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修之故也;

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余既兹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

畦留夷与揭车兮,杂度蘅与方芷;

冀枝叶之峻茂兮,愿〔山矣〕时乎吾将刈;

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

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

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苟余情其信〔女夸〕以练要兮,长〔咸页〕颔亦何伤;

揽木根以结芷兮,贯薜荔之落蕊;

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丝丽〕〔丝丽〕;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余虽好修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兮,又申之以揽芷;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

众女疾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固时俗之工巧兮,规矩而改错;

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

郁邑余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

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

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

步余马于兰皋兮,驰椒丘且焉止息;

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

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

忽反顾以游目兮,将往观乎四荒;

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本文由上海时时乐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屈原和离骚

关键词: